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GAI当年在威远,到底干了些什么

2022-09-23 01:35:29 1157

摘要:“从小在矿上长大的娃儿在街上旋,妈老汉说钱够用就好活起要有尊严”“发自内心感谢我当初的固执见过太多物质 才提高素质过往所有变成日历上的数字这就是我的威远故事”GAI,本名周延,这是在矿上做会计的父亲为他取的。GAI出生的地方,是宜宾市珙县芙...


“从小在矿上长大的娃儿

在街上旋,妈老汉说钱够用就好

活起要有尊严”


“发自内心感谢我当初的固执

见过太多物质 才提高素质

过往所有变成日历上的数字

这就是我的威远故事”


GAI,本名周延,这是在矿上做会计的父亲为他取的。GAI出生的地方,是宜宾市珙县芙蓉煤矿。



GAI10岁那年,为了让学习成绩数一数二的姐姐有更好的发展,父亲用两万块买断了工龄,举家迁往一个叫威远的地方,承包中巴车为生。


GAI的故事,正式从威远开始。


初一,GAI在自强中学读书,沉迷足球,父母觉得不是办法,送他去了管理更严厉的严陵中学。



GAI去的班级有位大哥,按照惯例要吓唬一下新来的,GAI不怂,被大哥当着全班六七十个人打。GAI找老师,老师让他先忍忍。


GAI为了以毒攻毒,开始超社会,跟社会上的大哥混在一起。他文了个文身,把“拳”子文成了错别字。


在外打架,在家里偷钱。父亲把他捆在吊扇上,GAI像挂在烤肉架上的猎物,被皮带抽打,而母亲在边上拍手欢呼。


GAI的姐姐在北京交通大学当学生会副主席的时候,GAI 在威远县城捅穿了地税局局长儿子的左脚,拘留一个月。


后来,GAI回威远看望父母,偶遇这位老冤家也是受害者,“我跟他打了个招呼,‘俊,你去哪儿?’他笑了一下。我心里觉得非常愧疚。”



2014年,四川内江市威远县春节群众大联欢,GAI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演出,那天来了五六千人,酬劳是六百块钱。


GAI唱的是《飞得更高》、《一起摇摆》,妈妈问他,“娃儿你这么吼,青筋都暴起来了,累不累?”


GAI能上这场演出,归功于廖洁,他的初中同学,同级不同班。


初中毕业后,GAI进了少管所,父母想办法托人摆平后,送GAI去重庆读了大专。此时,廖洁进了国家级重点高中威远中学,当了广播站站长,再后来,考上了985高校东北大学计算机系。


多年后,GAI在夜店唱歌谋生,廖洁在北京参加全国大学生歌手比赛,有唱片公司告诉他,签约就能晋级,否则淘汰,廖洁拒绝,回威远开了一家演艺公司,所以才会找到GAI来演春节联欢。


一次,廖洁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又遇到GAI,廖洁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请一个文身社会人来给婚礼助兴。廖洁曾是内江“唱响内江”歌曲比赛冠军,GAI一首《一起摇摆》下去,廖洁自愧不如,他唱不完,GAI唱得完。


某天晚上,廖洁去找GAI唱KTV,GAI来了一首《嗨嗨人生》,廖洁无法理解,他觉得他是唱费玉清的人,反感的不只是他这个初中同学GAI,而是整个hip-hop。


GAI的威远故事,在廖洁这条线上告一段落。GAI离开了内江的酒吧,跑到了重庆永川,当年读大专就在这里,这次来,换个环境,还是卖唱。


廖洁后来在电视上看到GAI夺冠,无法把他和三年前婚礼上唱流行歌的那个人联系到一起。不过有一点他很熟悉,节目中的GAI,跟当年一样,“社会到你无法想象”。


22年前,GAI在威远县人民医院大厅与一个叫刘振宇的人聊天。几分钟后,刘振宇觉得这个瘦小伙子不太对劲,“说话嘴是歪的,一张口全是搞这个人,弄那个人”。



刘振宇是四川音乐学院门口吉圣乐器行的老板,也是GAI的音乐启蒙老师。GAI边超社会,边听着任贤齐和刘德华,边跟着刘振宇学音乐。


GAI比刘振宇小五六岁,却帮他解决了一些社会上的麻烦,刘振宇很感谢GAI,也担心他的出路。


GAI报名参军,犯过事去不了。为了让他离开威远这个地方,父母送他去重庆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。


到了新地方,GAI继续超社会,什么打人罢课,收敛得不多。甚至逼保卫科科长来寝室道歉,当然,这是GAI的说法,是不是虚张声势谁也不知道。


某年夏天,GAI回到威远,在刘振宇组织的演出上掺了一脚。他和另一个人合唱,台下四百多人,搭档紧张得卡壳,没演完就下去了,GAI完全不犯怵,笑着唱完了整首歌。


毕业之后,GAI凭一首《霍元甲》拿了百事新星大赛重庆赛区冠军,奖品是一块电子表、一个 MP3 播放器、两箱百事可乐。


也凭着这个冠军,GAI得以在永川一家酒吧驻唱,一晚上三十块。


刚开始,GAI只会说唱,酒吧老板只好让他给其它歌手和声,站在没有聚光灯的地方打着响指,时不时哼两下。半年后,老板连30块也不愿意付给他了,告诉他,要么学唱歌,要么滚。


第一次在酒吧谋生的那一年,GAI在网吧认识了一个女孩儿。一帮人打CS,那个戴着眼镜的姑娘站起来骂,就像当年愤怒的GAI。GAI找网管要到了她的联系方式,不久后,他们俩还真走到了一起。


七年,她摆台球每月工资五百,给GAI四百,她陪GAI在银行门口过夜,他在左臂内侧文上她的姓氏。最后,爱情终究敌不过生活,GAI怎么挽留,最后还是以分手收场。


后来有朋友告诉GAI,女孩看到他上了《天天向上》,把截图发在朋友群里,说看到他现在这样很开心。



分手后不知多久,GAI加入了一个叫 Bad Kidz 的说唱团体,带头人是一个大学生,叫Tory。GAI花了两千多买了声卡和话筒,还把团体名称文在了身上。


玩说唱总要有个艺名,GAI给自己起名Double G,却发现早有人用了这个名字。于是,他干脆用自己的外号,锅盖,简称GAI。


重庆磁器口横街16号酒吧,GAI与Keep Real的成员见面,他唱了自己写的歌《Double G》,紧张得忘词。


两年后,重庆沙坪坝坚果俱乐部,“占地为王”演出,GAI再次出山,这次做足了准备。观众很热情,为他举手呐喊,GAI唱完抱着Tory哭,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归属感。


后来,GAI的某首歌火了,他也开始更努力写歌,睡在GOSH工作室地板上,吃七块钱一份的回锅肉。


半年找不到工作,终于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的GOSH聚会上认识的MC乐乐的介绍下,去了解放碑MUSE酒吧,也有了收入。


凌晨下班,GAI和乐乐吃一碗小面,然后回家。乐乐天亮后睡觉,下午起床打理甜品店。GAI到家就睡,早上八九点去GOSH做歌。


GAI曾经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表示只听自己和兄弟的歌,不过乐乐揭穿了这个谎言,实际上GAI什么都听,哪个厂牌都听,听对手,还研究作品好坏。



那段时间,GAI是GOSH最勤奋的人,他说GOSH烂泥扶不上墙。


2016年,GAI用本名参加《中国新歌声》,唱了个《苦行僧》,没导师鸟这个人。


后来节目组告诉GAI,有复活赛,还特地去威远补录镜头。


再后来,GAI和妈妈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到了嘉兴,节目组告诉GAI,复活赛没了,你复活不了了。


《中国有嘻哈》前一年,GAI在四川自贡一家小酒吧卖唱,一晚上200块。他和CDC有一些小beef,帮他的人不多,GOSH无动于衷,GAI一个人跑到这儿,在出租屋里写下了《空城计》。


在这之前,GAI自己搞了个全国巡演,五站赔了四站,有一站因为买不起机票差点取消。


这一年,GAI想给自己录一张唱片,不情愿地找姐姐借了八千块钱。


姐姐比GAI大四岁,GAI在酒吧一天拿30块工资的时候,姐姐大学毕业,留在了北京一家世界500强的国际物流企业。


同一个家庭,一边是CBD金领,一边是地下歌手。


《中国有嘻哈》选角期间,一位范姓编导到重庆请GAI,GAI和女朋友花了三百多请他吃饭,GAI心疼了很久。



《中国有嘻哈》第一季12进9现场,GAI觉得累了,把头巾摘下来甩到椅子上,作为对比赛强度过大的抗议。


“我想回家了,我怕我猝死在这儿,不想玩了。”


节目总监刘洲出来用食指指着GAI说教:“都苦,谁不苦?”还拍了GAI的脑袋。


GAI收起平时的痞气和戾气,坐在桌前沉默,最终还是乖乖把节目录完。


当GAI在节目第一集里喊出“老子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”,刘洲觉得这句能火,督促GAI做出一首完整的歌。


刘洲把歌曲的前奏改编为又喜庆又土的唢呐演奏,于是GAI打电话找刘洲对线,要求他不要发布。


刘洲代表大众,把歌送上春晚就象征着成功;GAI代表地下,keep real是他的坚持。


对线过后,GAI妥协了,而《火锅底料》也真的火了,《小苹果》那样的火。


直到《中国有嘻哈》录制到一半,GAI都还在重庆 Octagon 酒吧喊麦,一晚500块。


参加节目前GAI跟酒吧音乐总监Panda约好,就去一个月,如果没成绩,那就回酒吧,该上班上班。


面对刘洲一而再再而三的签约邀请,GAI最终同意了。


他说:“我想挣钱。这个理由,够吗?”


GAI在 Octagon 办了一次告别演出,收入给了酒吧。



这是十几年来,GAI第一次能在夜店全部唱自己的歌,还有观众合唱。


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
从此,这个叫GAI的家伙,从地下,走到了地上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